菇爷

【艾晴】俘虏(胡编乱造的伪诗歌)

总之是胡编乱造。

诗歌体狗屁不通。(x

设定大致是

吉奥尔被多尔西亚殖民后被派驻过去当殖民地总督的LLF(什么鬼?

X

永远在反抗革命的学生党们的一员HRT,职业是挖洞(不


HRT第一人称。

大概有肉。(x

还有点病。


看完别跟我认真!

别跟我认真!

(重要的事情要说两遍……


以下正文


===================================


我是一个俘虏


我甘愿被俘


在吉奥尔的中伏


成为了国家的叛徒




他名为艾尔埃尔弗


由多尔西亚派驻


在一年前的立冬


担任了殖民地的总督




异邦人侵占了我们的领土


瓜分我们的土地和食物


人们有家不可归


遍闻抽泣和嚎哭




愤怒吹响了抗击的号角


学童也披上战袍


我亦跻身于前线


游走于地底和巷道


我的任务是挖掘地道


锄头 铁桶和手套




作业持续到来年夏


炎热滋生蚊虫叮咬


日子变得艰苦难熬


好在使命将要完了


通往总督府邸的暗道




完工是在盛夏夜中


锄头撑破最后一层薄土


我满脸碎土灰尘


紧张得心跳过速




我从地底探出了半个脑袋


那里有青草的气息和蝉鸣蛙叫


困倦降低了守卫们的警觉


我大胆地四处查探




这是一个和式庭院


精心裁剪的盆景还有流水小桥


曾是吉奥尔富人的避暑山庄


现为象征他国权力的符号




一人立于月下


一头月色的发


我见过这个颜色


在总督的照片上




吉奥尔的少年呵


闯入此处有何贵干


无谓的谈判还是


不自量力的暗杀




可悲的吉奥尔


内争不断民心涣散


虽有资源却不尽其用


无用的成年人甘作走狗


年少稚子却妄图革命


你所忠爱的祖国


早已沦落 




银发的总督如是开口


就连声音也优雅高贵


他道出吉奥尔的结局


我竟内心苟同




您说的确实


只是


为何要侵略


为何要伤害


统治者的愚钝


却要百姓买单


若能不吝分享


纷争早已退场





多么天真


多么愚蠢


告诉我


你的姓名为何




时缟晴人




可怜的时缟晴人


若是分享能有好下场


我挚爱的姑娘


就不会早早死亡


你能分享食物与家乡


难道生命也能无偿割让?




我抬头望着他


不假思索地回答


但若能够拯救大家


要我付出生命


也是无妨




夏日的夜晚很短


天色泛起了鱼肚白


士兵们开始了列队晨操


我的处境变得不妙




逃去吧 时缟晴人


经由你的暗道


杀死你我不会晋升


留下尸首徒增烦恼




我慌忙离去


回到了咲森的地窖


我听到担忧的喊声


那是我的同级生




我没吐露夜晚的遭遇


一段危机四伏的邂逅


对方名为艾尔埃尔弗


来自多尔西亚的总督




看呐 我完好无损


只是身体不堪疲劳


睡眠才是良方灵药


唯有梦乡宁静安好




可是我梦到了那人


那个月色下的男子


挺拔的身躯以及


银白色的发丝




我从梦中惊醒


竟有下流的液体


将我的底裤浸淫


我因一个同性梦遗


这令我羞愤不已




我又来到了府邸


在一个多云的天气


月色被云团遮抵


他仍端坐于竹椅




那个吉奥尔小鬼


为何不将其逮捕




听到陌生的声音


我心下一惊


年轻的总督唤其


阿德莱伊




区区一介学生


手无缚鸡之力


口不能字字珠玑


逮之无用杀之


不过增染血污




这是总督的应答


对方听罢


丢下一声鼻音便


悻悻地快步离场 




可怜的吉奥尔小鬼


不探头与我相会?


你没有间谍的潜质


处处是蛛丝马迹




尊敬的总督


您也令我疑惑


我是那么一无是处


您又


为何愿意维护我




云层突然消弭


月光倾泻四溢


他站起


朝我迈步而行


背光令我看不清晰


他的表情




你也让我不解


时缟晴人


你的眼神


那么纯真


好似能倒映


一片大海星辰


你的目的为何


我竟没能猜测


我想要了解


你的全心全身 




他的发梢贴上了


我的鼻梁


视野填满了


他的喉结与颈项


醉人的香气在萦绕


那是古龙水的柑橘味道




突然地转天旋


我好似个姑娘


被他横抱在胸前


用他结实的臂膀


以及温暖的胸膛




一瞬间我恍了神


没有抵抗


也不愿阻挡


甚至暗自兴奋


期待他的欲望




我们进了一间八叠房


我被放在了榻榻米上


他欺上了我的身体


膝盖抵住了我的下胯


我却支吾地问起他




我的躯体满是脏污


沾染着汗水和泥土


您真的愿意


将我接受?




他舔舐了我的锁骨


然后沿着脖颈


吻向了脸颊处


我未及准备


他的男性尊荣


便直直地朝我进入




他陈述道:




我喜欢这样的味道


莉泽露蒂的味道


我深爱过的田园姑娘


多么勤劳多么善良


她带我看遍山色风光


分我鲜美的果实和浓汤


可我却许不下她


一辈子的快乐安详




他的冲撞愈发猛烈


像是要把我撕裂


我疼得嘴皮咬出血


憋不住湿润眼角的泪




我紧扣住他的背脊


发泄报复般地用力


我跟一个男人合为一体


在这三伏天的夜里




我不知道有没有爱情


或许只是肉欲的牺牲品


我疼得浑身发抖


心里却禁不住欢愉




他温热的精液


播洒在了我的后庭


我也获得了高潮


呼之欲出的液体


沾湿了他的腹肌




保持着结合的姿势


他躺在了我的怀里


粗粗地喘着气


我依旧扣着他的背脊


急促地呼吸


等待一切恢复沉寂




恍惚间


我亲吻了他的额头


并小心翼翼地开口




艾尔 埃尔弗


你是否


愿意给我一个吻


吻向我的嘴唇




他撑起上半身


袭来直勾勾的眼神


我第一次直观他的瞳仁


那颜色唤作红桔梗




他说不行


至少现在不行


他的心已死去


与过世的爱人一起


除非我能唤醒


重生他的心




他兀自睡了去


枕在我的胸口


银白色的脑袋


随着我的呼吸起伏




我倾慕了一个同性


一份扭曲的感情


我甚至不知道原因


或许就叫一见钟情




窗外月色又被困住


而我明亮了觉悟


放不了手移不开步


堕入了爱的无底洞




零点敲过


迈入立秋


背叛了家恨国仇


我成为了一个俘虏


而我甘愿被俘


被一位年轻的总督


他名唤艾尔埃尔弗



 
评论(17)
热度(18)
© 菇爷 | Powered by LOFTER